当前位置:首页>>内容
“临界预防”有成效:伸出手,拉“问题少年”一把
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8日 09:58
检察日报 2021年03月18日 09:58

  伸出手,拉“问题少年”一把

  大多数未成年人犯罪都是由不良行为一步步演化并加重发展而来。如何将具有严重不良行为和涉罪风险的未成年人纳入帮教范围,有效防止他们在歧路上越滑越远?检察机关积极开展临界预防,通过教育训诫、家庭教育指导、心理干预、行为矫治等方式,联合公安机关、学校、社工组织等机构,合力扶正每一株“长歪的小树”。

  同上一堂“课”

  □本报通讯员 付静宜 记者 周晶晶

  皂基在微火的温暖下渐渐融化,放入几片玫瑰花瓣,空气中便满是花香。3月11日上午,在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向日葵实践基地,小勇(化名)和妈妈正一起制作手工皂,参加由江汉区检察院为他们及另一个家庭特别安排的临界预防亲子活动。

  因为重组了家庭,小勇妈妈只能用钱来弥补儿子缺失的母爱;而小勇,中学就开始通过戴耳环、唇环来吸引母亲的注意。如果不是因为小勇参与了盗窃,妈妈也想不到,儿子这么大了,母子俩还能静静地坐在一起,同上一堂“课”。

  凌晨作案全程被拍

  2020年9月1日凌晨时分,4个即将进入中专学习的大男生小勇、小浩、小波、小南(均为化名)仍在大街上闲逛。百无聊赖之际,小勇提出“身上没钱了”,一起去“搞点钱”,四人便开始随机寻找目标。

  某餐馆两扇玻璃大门仅用U形锁锁住,给了4人可乘之机。于是,小浩望风,小勇、小南大力向内推门,身形瘦小的小波从缝隙钻进店内,翻找到收银台钥匙,从抽屉里拿走现金3210元。吃完夜宵后,4人将钱瓜分。

  当天下午,餐馆会计核账发现数额不对。通过调取监控录像,4人作案过程一目了然,警方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锁定。经核实身份、年龄,小勇、小浩、小波因未满16周岁,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要求家长将孩子领回家严加管教。而已满16周岁的小南,则因涉嫌盗窃罪依法被刑事拘留。

  不起诉决定保留希望

  走进看守所的那一刻,小南才真正明白自己一时糊涂的代价。而交到其父母手上的刑事拘留决定书,则险些成为压垮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南父亲双目失明,母亲靠从事家政服务勉力维持一家生计,全家租住在廉租房里,生活十分拮据。父母好不容易把小南拉扯大,指望他毕业后就能自食其力,谁知却铸下大错。2020年10月,该案移送江汉区检察院审查批捕,承办该案的检委会专职委员杨祥兴提审小南时,见到了他情绪几近崩溃的父母。

  在父母和老师的印象中,小南品性善良,在校遵守校规,在家勤快懂事。但没想到,随着年岁渐长,对生活品质要求渐高,囊中羞涩的他参与了犯罪。案发后,小南主动写下悔过书,4家父母也联合赔偿被害人3300元获取了谅解。综合案情及监管条件,承办人认为小南犯罪情节轻微,有认罪认罚、系在校学生等情节且已获得被害人谅解,决定对其不批准逮捕。

  父母的眼泪和失而复得的自由让小南一夜长大。转学到另一校区就读后,他痛改前非,主动净化交际圈,课余时间兼职贴补家用。对小南的转变,未检检察官们非常欣慰。今年1月19日,综合案情及小南家庭背景、个性特点、成长经历、心理评估,江汉区检察院依法对其不予起诉。

  三个月临界预防有成效

  杨祥兴注意到,其他3名同案犯并未受到任何处罚。“他们不是无知孩童,触犯刑法主要还是法治观念淡薄且抱有侥幸心理。要想让孩子彻底改过,仅靠家庭管教是不现实的,毕竟‘问题少年’的背后往往都有一个‘问题家庭’。”基于这样的想法,杨祥兴决定依托该院专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大手拉小手”工作室,对3人展开临界预防。

  “临界预防是一项对罪错未成年人提前开展教育矫正,预防其日后走上犯罪道路或者实施更严重的危害行为的制度。”检察官助理何艳介绍道,“但是,目前检察机关如何开展这项工作尚无明确法律规定,最高检未检办案指引中曾提到,可以采用社会观护等方法进行临界预防。据此,我们工作室正在探索委托江汉区友谊青少年空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通过菜单式服务对具有较大犯罪风险的未成年人‘定制’观护帮教项目。”

  经过社会调查,检察官详细了解了小勇等人的成长经历、学习状况,发现他们不同程度存在夜不归宿、混迹网吧的问题,家庭教育不是简单粗暴就是听之任之,交流方式无法与孩子建立连接。综合调查结果,承办人决定从孩子、家长分别着手,由专业心理咨询师、家庭教育指导老师、司法社工和未检检察官们一道,以法治教育、家庭教育指导、心理行为矫治、认知及动态跟踪为重点,对小勇等人展开为期三个月的临界预防,让他们真正认识到自身行为的性质、危害以及对他人的伤害,也帮助家长尽好自己的职责。

  据了解,这套长时间、成体系的临界预防方案在武汉市尚属首例。“短暂、临时的训诫、感恩教育解决不了实质问题,要真正防微杜渐,必须依靠长时间的行为矫治和亲职教育。”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郭艳萍解释道,“我院参照附条件不起诉的操作模式,结合案情和预防对象具体情况,设置3到5个月期限,通过线上线下观护活动,让教育触动灵魂,保障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发展。”

  1月25日,一场特殊的宣告训诫会在江汉区检察院未检办案区举行。会上,杨祥兴现场对小南宣读不起诉决定,并进行训诫。而对小勇等人,检察机关联合公安机关进行训诫后,分别与其签订临界预防帮教协议,将知错愿改的孩子们交到司法社工手上。

  4天后,在妈妈的陪伴下,小南把一面“惩教结合,宽严相济”的锦旗送到杨祥兴手中,感谢检察官们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同一天,司法社工走进小勇家中,家访的同时送去改善亲子关系的相关互动课程。

  “从他们提交的思想汇报看,每个孩子都被激发出向上、向善的意愿,我们也会随时跟进,确保临界预防真正发挥效用。‘小树’长歪了,法律给了他们归正的机会,而我们要给他们归正的力量。”杨祥兴说。

  据悉,以此案为起点,江汉区检察院将逐步建立起“一门受理+菜单式服务”未成年人临界预防工作机制,采取教育训诫、家庭教育指导、心理干预、行为矫治等方式,联合公安机关、学校、社工组织等机构,共同助力每一株“长歪的小树”成长为栋梁之材。

  重回人生正轨

  □本报记者 曹颖频 通讯员 尹鹤鸣

  “检察官阿姨,我这次月考考到了年级前30名!”近日,四川省资阳市某基层检察院未检检察官接到一个特别的电话。来电者是此前被检察机关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未成年人小童(化名)。

  2018年11月14日,14岁的小童因与父亲发生矛盾而负气离家,途中偶遇汪某后,临时起意尾随汪某进入住宅 5b4 楼道,以强行拖拽的方式抢得汪某皮包及包内物品。次日,小童在父亲的陪伴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小童的父亲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并取得谅解。2019年2月,小童涉嫌抢劫的案子被移送到检察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承办检察官决定对小童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可在拟订考察方案时却遇到了难处。小童的父母离异,父亲再婚,小童长期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其自身性格比较叛逆,因此发生上述行为。其与父母关系紧张,如果对其帮教不到位,则很可能再犯罪。

  如何才能将帮教落到实处,真正挽救这一名罪错未成年人?办案人员想到了市检察院推动建立的高危未成年人临界预防网格化工作平台,借助临界预防工作机制,在对小童的帮教中引入了县网格化管理服务中心和某公益社会服务中心,由网格员负责对小童的日常监督,公益社工负责对小童及其家庭进行心理、学业、亲职关系的帮教,检察机关定期跟踪掌握帮教情况。在考察期间,小童每月在网格员的带领下参加公益劳动,定期与父亲共同接受社工的心理辅导、行为矫正。考察期届满后,不仅小童安心回到校园继续学业,其与父亲紧张的关系也得到了极大的缓和。经过多方护航和自身努力,其学习成绩逐年取得新进步。

  长期以来,如何精准掌握罪错未成年人信息并开展有效的预防和帮教,一直是困扰检察机关的一大难题。2017年以来,资阳市检察院尝试改变对高危未成年人帮教工作大包大揽的做法,与网格中心等13家职能单位会签了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社会化和网格化帮教工作的实施办法。2018年,资阳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就加强高危未成年人临界预防工作联合出台实施意见,搭建起了对罪错未成年人的社会化帮教体系。该体系秉持着帮教效果最大化的方针,以专业人做专业事的原则对各职能单位的职责和工作要 5b4 蠼辛嗣魅方缍ê颓郑繁C恳晃唤邮馨锝痰淖锎砦闯赡耆硕寄芟裥⊥谎匦伦呱先松恼臁

  临界预防+亲职教育

  □本报记者 倪建军 通讯员 李娜 吴亚智

  “感谢检察官叔叔阿姨,是你们的亲情教育和亲切关爱让我们对犯下的罪错深感悔悟,决心痛改前非,走上人生正确道路。”近日,一起盗窃案的5名未成年涉案人向陕西省城固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表述他们的心情。

  2020年10月21日,是检察机关为犯罪嫌疑人马淞和他母亲安排的亲情会见日。当着检察官的面,马淞的母亲不停念叨:“你一直很乖的,我从没想到你会去偷别人家的东西,要不是警察来找我,我绝不相信我儿子会犯这种错误!”但是,略显稚气的少年对母亲指责式的关心和询问,表现出不符合年龄的冷静和漠然。

  母亲的指责,少年的沉默,这个家庭的教育方式让检察官皱起眉头。只听母亲哭诉说:“我为了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尽我所能关心爱护你……你平时显得听话懂事,但跟我没什么话,不愿意和我交流,没有母子间的那种亲昵,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当你的妈妈。”

  亲情会见结束时,母亲对儿子说:“你只要改过自新,就还是妈妈的宝贝儿子。”少年终于开口了,提的要求竟然是:“妈,我想看书,你能帮我买几本武侠小说吗?”

  承办检察官赵飒和同事们依法审查全案证据,对5名犯罪嫌疑人开展社会调查,多次与办案民警及少年们居住地相关部门联系沟通,共同分析案发原因。他们发现,除马淞外,其他4名涉案少年均未满16周岁,均与父母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如李尧的父母常年在外务工,他和爷爷一起生活,是个“留守少年”;王博的家长也是一直在外,案发后王博父亲还说:我管不了了,让司法机关去管教吧。

  “ 5b4 岢刮闯赡耆税讣逃⒏谢⑼炀取姆秸耄Υ锏骄窘逃Ч镏姘肝闯赡耆酥匦伦呋厝松臁!备莞迷杭觳斐ふ啪冒驳囊饧2021年2月25日,副检察长孙永强提前沟通后,带领未检办案团队深入案发地,对5名涉案人员及其家长开展临界预防和亲职教育。

  约定时间是上午9点,检察官早早到达,但直到10点,家长才带着孩子们陆续到来。李尧的爷爷向检察官解释因自己腿脚不便,路上耽误了时间;王博的爸爸似乎对活动满不在乎。检察官将这些情况都看在眼里,详细讲解了临界预防的概念,通报了案件情况和处理结果,阐述了违法行为与犯罪行为的严重后果,以刑检工作经历出发,从“想要的东西要靠勤劳的双手获取”“每个人都要约束自己的行为”等方面讲述了遵纪守法的重要性。

  经过训诫,王博深受触动,表示一定会痛改前非,遵纪守法,好好学习,将来回报家庭、回报社会,并向检察官深深鞠了一躬。

  “要注重发挥家庭对未成年人的引导教育监督作用,促进亲子沟通。”孙永强对5名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进行了亲职教育,围绕青少年犯罪的心理及成因、青少年涉罪与父母教育之间的关系、如何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等方面,与家长进行沟通交流。针对家长们存在的因单亲、长期在外务工等原因与孩子缺乏沟通,面对叛逆期的孩子无法管束等问题,检察官向家长提了很多中肯的建议。

  在场监护人深受触动,表示今后一定注意教育的方式方法,加强对孩子的监护和管教,引导孩子做遵纪守法、对社会有用的人。王博的爸爸一改之前的态度,诚恳地说:“孩子这次犯的错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的失职,是我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不能适应正在叛逆期的孩子。以后我会加强对他的监管,同时也要学习科学的教育方法,关注孩子的心理变化。” b62 钜⒌囊硎净岣⒆拥母改复虻缁埃笏蔷〉轿烁改傅闹霸稹

  根据各方反馈,“临界预防+亲职教育”的效果很好。日前,城固县检察院结合社会调查结果,依法对马淞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

  另一涉案少年马瑞的母亲告诉检察官,事情发生后,他们已经进行了反思,改变了家庭教育方式,一向不爱学习的马瑞“浪子回头”,在日前学校的摸底考试中成绩明显提高,进入班级前五名。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编辑:黄诗立】
  • 看4K《开国大典》

    看4K《开国大典》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